日发国际期货官网

客服热线 客服电话

市场动态

中石化子公司套期保值业务失当 经营亏损46.5亿元

来源:日发国际期货    作者:日发期货    
日发期货:  1月25日,中国石化发布公告,披露了此前“黑天鹅”事件的调查进展。中石化称,联合石化在采购进口原油过程中,由于对国际油价走势判断失误,部分套期保值业务的交易策略失当,造成某些场内原油套期保值业务的期货端在油价下跌过程中产生损失。

  中石化称,2018年联合石化经营亏损约人民币46.5亿元;同期,与国际标杆油价相比,联合石化为本公司所属炼油企业采购进口原油实货节省成本约人民币64亿元。

  此前,市场普遍猜测联合石化巨亏是因为采用了场外期权组合交易,上述信息对这一猜测进行了否认,明确巨亏的原因只是正常的套期保值交易。专家认为,从套期保值的角度来看,其实套保没有盈亏的概念,只有单独看期货端的时候有盈亏,但只要结合现货端那么整个组合的成本就是固定的。

  专家观点:理性看待46.5亿元经营亏损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韩乾认为,公告中未提及此前公众比较关注的期权组合策略。公告中提到期货端的损失,以及现货端节约的成本,这与常见的买入原油期货进行套保的策略相符。

  韩乾称:“如果只是常见的买入套保,期货端出现损失是正常的,因为这部分损失会由现货端的成本降低所抵消,从而达到锁定原油进价的目的。”

  韩乾进一步介绍,联合石化的巨额亏损体现在期货端,国际油价下跌,期货亏损,但在现货这边,中石化可以从市场按市价购买原油,摊低成本,现货与期货两端抵消以后,总的亏损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套期保值的亏损是没有办法完全避免的,套期保值可以锁定未来的成本,在原油价格大涨的情况下,可以规避上涨带来的风险。

  对于目前披露的信息,韩乾提出疑问,如果是套期保值业务,理论上不需要对国际油价走势进行判断,只需要通过一定的策略锁定未来价格就好。

  北京一位期货从业人士认为,套期保值没有错,但相关负责人在开仓时间,交易数量,交易限制方面出现了判断失误。

  从业绩来看,联合石化经营亏损或连累了中石化业绩,中国石化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623.86亿,同比增长22.04%。此前中国石化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599.8亿元,同比增长56.3%,第三季度净利润183.8亿元。

  据此计算,第四季度实现利润大幅下降,仅为24.06亿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27.46亿元,同比下降86%。(业绩快报,未经审计)

  巨亏传言致中石化市值蒸发700亿

  复盘2018年最后一只“黑天鹅”。2018年12月27日,媒体发布消息称,中石化已暂停两名子公司高管的职务,停职原因或因衍生品交易失误巨额亏损。受上述消息影响,中石化股价盘中暴跌,一度下跌近7%,全天交易金额达23.21亿元,以全天振幅计算,市值蒸发700亿元。

  2018年12月27日收盘后,中石化集团新闻发言人表示,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陈波和党委书记詹麒因工作原因停职,由副总经理陈岗主持行政工作。对于停职原因,中石化在随后的公告披露中,表示与联合石化亏损有关。

  被停职的两位高管在石化系统内任职经验丰富,总经理陈波,1993年加入联合石化,先后任联合石化公司原油部副经理、经理,联合石化亚洲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副经理,联合石化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等职务,多年在国际原油、天然气贸易和运输、国际仓储物流领域中工作。

  詹麒也在中石化集团内工作多年,曾担任中国石化新星石油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10年卸任;后调任中石化集团国际石油勘探开发公司副董事长、党委书记。2015年调任联合石化党委书记。

  公开资料显示,联合石化是中国石化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原油及石化产品贸易业务,为中石化所属炼油企业采购进口原油。根据中国石化2017年年报,截至2017年末,联合石化总资产1730.35亿元,净资产319.94亿元,净利润38.53亿元。

  2019年1月4日中石化正式披露了停职原因,其公告称,正评估联合石化产生损失的影响,外部审计师已开始驻场审计。中石化表示,在日常监管过程中发现全资子公司联合石化套期保值业务出现财务指标异常,在某些原油交易过程中因油价下跌产生部分损失。

  与此同时,中石化股价表现持续低迷,事件发生的一周,中石化股价下跌10.30%,同期沪指仅下跌0.89%。

  2018年国际油价下跌40%,曾现“12连跌”

  2018年原油市场跌宕起伏,布伦特和WTI原油期货价格在2018年10月3日分别创下每桶86.29美元和76.41美元的近四年高点,随后大幅下跌至每桶50.47美元和42.53美元的一年多来最低,下滑幅度超过40%。2018年11月期间,国际油价连续12个交易日下跌,刷新史上最长连阴纪录,此后仍无力反弹。

  在中石化的公告中,“由于对国际油价走势判断失误,部分套期保值业务的交易策略失当。”

  从公开讲话来看,2018年9月,彼时任联合石化总经理的陈波,在年度亚太石油会议(APPEC)上表示,鉴于全球市场当前的供需态势,原油价格在每桶60-80美元是正常的。在这次会议上,多家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商均认为,2019年原油价格可能涨至100美元/桶。

  陈波还表示,未来全球炼油能力增长的80%在亚太地区,炼油能力的持续增长必然使得进口量继续攀升,2016-2020年亚太地区新增炼油超过400万桶/日,未来原油进口量将继续增长,预计2020年亚太地区占全球比例超过35%。预计2020年中国的原油进口突破5亿吨,或者有1亿吨新增炼油能力进入市场。

  领子期权曾被视为“元凶”

  此前,市场普遍猜测,联合石化投资亏损或与“领子期权”有关。据了解,“领子期权交易”(Collar Trade),是指两个期权的组合策略,一买一卖,可以是买看涨卖看跌,也可以卖看涨买看跌,把标的资产的风险控制在一定价格区间或者仅规避特定价格区间的风险。这是一种海外市场上常见的对冲策略。

  彼时,市场传闻联合石化在买入看涨期权的同时卖出了看跌期权,导致其大幅亏损的就是卖出的看跌期权。据了解,该策略在市场遭遇极端行情时,风险较大。因此,该策略也成为市场猜测的巨亏元凶。

  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这则公告中提及的套期保值业务只是常见的买入套保策略,而非此前关注的场外期权组合交易。

(文章来源:新京报)